废鱼

咸鱼文手,无良作者,随缘产出,慎关。真的不要因为我的某一篇文关注我啊,我更新是真的看我心情啊!!!
另外,主GGAD,这对完全不拆不逆
其他cp多到爆炸,圆规女孩四处乱转
有一点点cp洁癖,特别GGAD连逆都不行,推逆就拉黑,是个邓吹,应该算双担
对各家cp都抱尊重,但如果你发表了什么踩我底线的言论。。不好意思,失礼了
(是个看完介绍更不想关注系列)

【GGAD】八卦家小报(2)


*我报喜提第二期

*依旧我流GGAD

*拖那么久怪懒癌(跟我没关系的,怪我的手不够成熟)

*有错字怪输入法不够成熟(bushi)

*前文请戳主页

*ooc

——————————

近日,在巴黎城郊某公墓内发生了一起恶性纵火案件,踞目击者称,火焰形似火龙,有红蓝两种颜色,宛如大型煤气爆炸现场。

所幸现场暂未发现麻瓜伤亡,但有大批奥罗不幸殉职,并且该公墓惨遭破坏。

踞知,该公墓为莱家祖坟,该家族一女性成员不幸死于本次煤气爆炸,不是,纵火案件。我们有幸采访到了这位女士的未婚夫,这位先生简述了事情经过:“我是一名奥罗,那天我们发现前日潜逃的盖某将在该公墓进行恐怖主义传销演讲,冠冕堂皇地借爱与利益的名义进行大范围的传销犯罪。在我们惊动盖某后,他就点燃了厉火,导致大批奥罗丧生,包括我的未婚妻……”

这位先生哽咽了,抱着自己弟弟的头痛哭(这。。这也算抱头痛哭,吧),可见这位先生有多悲伤。而这位(不幸的)弟弟,正是上期报道中纽约事件的关键人物——不愿透露姓名的斯卡曼德先生。他谈起这件事情时不禁叹息:“我本是不想来巴黎趟浑水的,但是我的老师劝我,而且要不是我女朋友也再巴黎我就不来了。”他说着,把自己的哥哥扒下去:“我算是看透盖某了,他就是一坛德国老陈醋,越酿越酸,上回电击这回火烤我也是很绝望,我怎么知道我老师为什么喜欢我啊!我也不知道他会不会为我哀悼啊!!梅林在上,我完全不敢想像未来会怎么样了。”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斯卡曼德先生悲伤的抱着他的一箱子动物。

由此我们可知,本次纵火案件是由盖某乱用煤气,不,厉火导致的。照理说,这样就可以抓人结案了。但每次事情一关系到盖某就有两个问题令魔法部头秃

一、他们抓不着盖某

二、凡事和盖某一扯上关系就会变得蜜汁复杂

经过我报记者(没错就是我)的深入挖掘,我报发现,本次案件的背后竟关系到了前日盖某越狱案,含传销、洗脑和邪教性质的大型聚众活动,乃至(帮助小克蚪找妈妈)坑蒙拐骗人孩子并给他瞎jb乱取名字(bu)

一位A国麻瓜先生哭诉道,他的女友因该国不许巫师与麻鸡(注:美国麻瓜)结婚而不幸被盖某煽动加入该搞事组织,现已失去联系。这位失联女士的姐姐也很为她担心“毕竟……”她欲言又止,含糊其辞“这个组织的目的令人怀疑并感到担忧。”不愿透露姓名的斯卡曼德先生也表示:“我严重怀疑盖某就是为了引起我老师的注意。”

踞我报一名身处圣徒内部的忠实读者的爆料,在巴黎事件后,盖某又回到该公墓内寻找一个小瓶子。这位圣徒先生认为该瓶子极有可能是盖某与邓教授的定情信物,“我也不是很清楚他们到底有多少定情信物……但看boss在丢失这个瓶子之后的暴躁程度来看,已经达到了‘性感醋坛在线发酵’、‘斯卡曼德你完了’这种程度。”而另一位圣徒女士也表示:“如果不是boss实在是非常有魅力的话我就要跳槽到H院去应聘了。”

最后,斯卡曼德先生悄咪咪地告诉我报记者,其实那个小瓶子被他的嗅嗅偷出,现在正在邓教授处准备销毁。“我总觉得盖某可能大概也许一定会弄死我的。”斯卡曼德先生委屈。

我报有幸得到尼可勒梅先生的口述,证实了盖某使用煤气、拐卖未成年人及成年人并吸毒预言的事实。

我报由衷地希望盖某继续逍遥法外,不是,早日落网。

这就是本期八卦家小报的全部内容,感谢H校各大院区内的诸位与圣徒们的喜爱,在此温馨提醒各位:在阅读本报消遣时请保护好自身性命,老老实实做人,规规矩矩看报,小心醋王,生命宝贵。

******************

本期沙雕成功到账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有下期的下期预告:深入探寻不知道多少年的名校霍格沃茨

 @树白 

你看我更了!

我爆哭,真的爆哭

电影结尾出演员的时候都是一对一对的

然后!然后!盖爷和邓校是一起出的我靠那个画面此生圆满了爆哭

电影的细节超好评,因为整部电影没有提到盖爷叫盖勒特所以结尾演员表上角色那一栏盖爷写的就是格林德沃(盖爷居然才是第一主角吗????)但是邓校被提到过叫阿不思所以最后写的是阿不思邓布利多

还有一个小细节,丽塔掀开课桌盖时那个桌盖上刻了死圣标记

还有盖爷你还敢说!!!!我靠,for love你还敢说,你还敢说克雷登斯受到了他最信任的人的背叛你居然敢!!!!!!!我算是知道1945为什么他们两个能决斗了又是一个虐点我死了

以及嗅嗅全场最佳

接下来涉及剧透













妈耶!!!!!!!克雷登斯居然姓邓布利多我的妈,那他到底是谁的孩子,盖爷为什么对他身世了解的那么多,甚至是名字也。。

哭了,真的他们实在是太好了
试着用滤镜创造一种时光感,1899的夏天
特意把D周遭一圈给留白,再把G给加黑
也许他们这种距离与实际上感情,思想,或者说——灵魂上的那种融合就是GGAD把我迷的不行的地方

——For the Great Good,right?
——Yeah,of couse.You and me,forever.

p2手写
p3原图

我是真的原地爆炸,他们太好了吧!!
厄里斯那个意境我窒息
渴望,无望,触碰,隔离“我打破镜面能否遇到你”
简直,说不出话来,连土拨鼠尖叫都不会了我的妈
GGAD is rio!!!!!
他们太好了

【盗墓笔记】无题

那么节日快乐
817盗笔贺文
一如既往的瞎jb乱写
ooc
挺短的
……………………………………
凌晨四点,天自然是没有亮的,纵使是在夏季,长白山的山顶上也仍是积着雪。
山脚下尚还清冷,宁静的街道上只有路灯还在安静的照耀,千百天如一日。没人知道天亮后这里会有一场怎样的盛事,每年的这一天,总有这么一帮子人来到这里,抒发自己的感情,又匆匆离去,回归自己原有的生活——只留那座长白山,注视着来去匆匆的游客,与那些虔诚的信徒。
吴邪平静地站在雪线外近百米之处,一个人,安静地抽着一支烟。一时间,在空气中悠然上升又猛地被风刮走的白烟和伫立不动的那个人,仿佛就成为了那座山的一部分,安静、平淡,恍若看透人世,却从骨子里透出一种生于此的无奈的世故。
一星点的红光在冷风中闪闪烁烁,最后还被丢到地上,委委屈屈地被捻灭了。那支烟的主人还十分有公德心地把它捡起来踹兜里,不给看山的制造垃圾。
从长白山上俯瞰整个城市必然是壮观的——如果你能找到一个这么一个地方的话——万家灯火尽数熄灭,只留下星星点点的橙黄路灯,连成一长串,又像画了一幅凡人一生都解不开的迷。所幸,常人身处迷中,而不知这个迷。但真正绝望的,不是那些一生都不知不明的人,而是那些,触碰到了谜面,甚至看清了迷题,却发现无论他如何挣扎、反抗都深陷迷境,不可免俗。
吴邪就这么站在长白山腰上,看着山下的城。自然没有做出中二爆棚的什么张开手臂感受风和寂寞的这种动作。只是站着。人面对盛景张开双臂的习惯其实不知何时早就深种在了我们的基因深处,也不知是要将这景囊括怀中,还是想成为这景的一部分。但这世间能被收入怀中的又有些什么?到头来就会发现什么都没有罢了。人,都是会离去的,但总算是无愧于心,也算是了了个念想。
有两个人走到了身后,其中一个骂骂咧咧的念叨着每年还一定要来走一遭,大夏天的不去好好切西瓜,偏生要吭哧吭哧半死不活地爬上来吹冷风,造孽吗这不是。风从这里刮过,裹了一肚子牢骚,竟仿佛也是暖和了些。另一个什么也都不说,只是拍了拍吴邪的肩。
吴邪深吸一口清冷的空气,回过头,冲着胖子和张起灵淡淡地笑了一下“走吧,回去了。”
谁说人都是会离开的?有些人,除了离开,还会回来。
长白山上隐隐传来几句调笑。
天边泛起一丝浅蓝。慢慢的,山脚下的城里,路灯尽数熄了。早餐铺子开门卷帘,城市再度苏醒,渐渐扬起的喧闹声敲击着长白。没人知道山腰上曾发生过什么。
哦,倒是有个早餐铺子的老板知道,一个胖子拎着两个男的进门照顾过生意,一个男的安静的过分,看起来好像只晓得吃,但那吃饭时老透出一股子淡定;另一个倒是会和那胖子对骂几句。但明眼人都看的出来,他们关系好的很,这三个人相处的时候,每个人身上分明流露出一丝真正的轻松。后来那早餐铺子的老板突然明白了那个安静的男人为啥看起来那么淡定,他明明就是老发呆啊?!
今年的817依旧热闹的过分,天南海北的人依旧嗷嗷大叫。除了我们没人知道,看似千万年不变的长白,也总会有那不一样的日子。

我自此间
你于彼方
拾年为期
共此相望

第十三年,节日快乐
………………………………………………
第一次写盗笔,估计也是最后一次,真的是淡了,但总归还是爱的。我算是一个长情的人,有些时候,那几个人就这么会记一辈子,平日里不再宣之于口,是因为他们已经成了我现在的一部分,以后呢,就这么带着这些美好的记忆,继续走下去
谢谢,你能看完它,鄙人鱼疯,不才,望君悦

【巍澜】什么事情可能使亲人态度大变/知乎体

•没用过知乎,所以是瞎jb乱写
•给朋友的生贺,凑巧算个七夕贺文
•短的不行,沙雕脑洞
*今天的面面凉了吗?凉了
************
问题:什么事情可能使亲人态度大变?
        用户:夜尊
        泻药……个屁咧,这个问题邀我干什么?谁邀我的你出来我让你感受一下幽畜大板牙的美妙!
       至于这个问题吧……还真挺适合我的。
       今天我沈面,不是,鬼面就在这里实名diss我嫂子!
       先说一下对我态度大变的哥。本来呢,我俩关系应该还算不错(至少我是这么jio得的),还经常一起生吃幽畜刺身。要知道我们鬼族自大荒山圣左肩魂火而生,而我和我哥就是一对天生的双生鬼王。我一睁眼看见了脚下污秽的土地,我哥却一眼就看上,不是,看见了那九天之上的大荒山圣昆仑君,也就是我嫂子。呸!臭哥哥。
       至于我哥对我态度是如何大变的吧……说起来我就想抹把辛酸泪。那天,我一没和我哥一块出门,我哥就欧气爆棚,在邓林边上遇到了(突厥)昆仑。之后?之后我哥就跟着我嫂子跑了,跑了!丢下我跑了!!呸!!!他俩手牵手出门看遍天下名山大川,留我一个人和功德古木一块在七夕散发单身狗的清香。从那以后就就对我爱答不理的,宁可给我嫂子去搞什么36颗幽畜大板牙串的项链,一颗牙一颗牙的从不同的幽畜嘴里敲,也不愿意和我好兄弟一起走。再后来我们俩就断了,昆仑以身祭大封把鬼族困了,偏生就留了我哥一个在外头,还借他大荒山圣的神格成了个三界避让的斩魂使;至于我就在大封里头发霉长草种蘑菇。
        如果你觉得冷暴力还不算态度“大变”的话,我从大封里溜出来之后那才叫家暴现场。他那时候正忙着和赵云澜各种纠结。噢,赵云澜就我嫂子,特调处不对现在是特调局的BOSS,镇魂令主,昆仑转世,头衔一堆balabalabala……我哥正和我嫂子纠结着呢,我就出门搞事了,偷一两个圣器,念两句传销,搞几个杀马特,调戏一下我嫂子。然后?刀削面了解一下?【窒息】
        我看不下去啊,家暴不行啊,我就干脆一把把大封给掀了。我哥差点死了,但是又没死,还字面意思上的升级了。突然就莫名其妙的(至少我看起来)刷一下,鬼王成圣,昆仑归位,大封落成,我传销白干了???
        虽说掀大封废了我大半性命,但我愣是没死,被我哥提回了大学路9号,开启了刀削面的生活。我哥那斩魂刀一到削过来,别说我,我嫂子都得怂,虽说我哥不会拿刀对着他就是了,他只会拿菜刀给我嫂子片火腿吃……
       总而言之,什么事情可能会使亲人态度大变,这个问题的答案已经很明显了。
                                                         20xx年x月x日
                                   (由“传销的大致步骤”、“杀马特的利弊”、“狗粮有什么危害?”、“刀削面是否对健康有害”等问题的沙雕答主回答)

【八卦家小报】特别发行

          特别发行期:1946年在纽蒙迦德做观光旅行
          我报的建报初衷是:既然官方报纸正经但不靠谱,那我们就搞点靠谱但不正经的
          我报连第二期都没有就开始出特别发行期也是很优秀。。
          依旧是那个熟悉的瞎jb乱写,依旧是沙雕脑洞
          非主流GGAD写法,这篇其实只有一点点。。
          一如既往的短(说的好像你写过几篇文一样)

*          *          *          *          *          *          *

        

         欢迎各位读者观看本期八卦家小报,并与前线记者和各位
在场的游客一同冒着受到世界级精神创伤的风险参与本次的纽
蒙迦德观光一日游。在此首先对各位圣徒先生,女士表示由衷
的歉意,介于各位身份的特殊性而无法参与本次活动,但希望
各位仍然可以继续关注本报,本报的各项活动都会以文字形式
发行。

          接下来让我们开始本次行程。

          站在纽蒙迦德高塔前,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大门口一句大写加粗字体“为了更伟大的利益”和那枚死圣标志,我报记者曾不负责任并且沙雕的怀疑邓布利多教授想把那句标语改成
“Wissen ist Macht”【*注:德语,知识就是力量】。

         走进纽蒙迦德,可以发现这里的穿堂风还是相当的傲气。
具知,现在已经到了纽蒙迦德的午餐时间,请各位稍微走快
些,这样我们就可以看到格林德沃先生在这里是如何用餐的。
但是各位在观光时请注意生命安全,虽然目前格林德沃先生无
法对各位产生实质性伤害但极有可能产生精神创伤。

         现在我们所处的就是纽蒙迦德的顶层,对面那扇只有杆没
有门的铁栅内,正坐在床沿吃吐司的就是格林德沃先生。哦,
我们可以清楚的看见格林德沃先生翻了一个白眼。

         那位游客!请不要过分靠近护栏!格林德沃先生并非神奇
动物园内的毒角兽!他比毒角兽还危险!您又不是邓布利多教
授……对不起!格林德沃先生我们立马就走……什么?把我手
上这张照片给您?先不说怎么给,您要邓布利多教授的照片干
什么……好的我马上给,放门口地上行吗……

         不好意思各位游客,为了各位的安全以及纽蒙迦德的监管
力度,现在我们需要离开顶楼……咳,才不是因为怂!

          现在我们来到的是购物区,您可以在这里购买一个纽蒙迦德高塔模型,它类似于一个便携式小光源,必要时还可以装一些小物品,但是取出会有些麻烦,因为,呃,它对于里头的东西有点过分执着。或者您还可以选择一个格林德沃小人偶,但介于它有可能给您以及您的家产生拆迁一般伤害,我们还是建议您在购买格林德沃的同时再购买一个邓布利多教授的小人
偶。

          这就是本期八卦家小报特别篇的全部内容,感谢H校各大
院区诸位的喜爱,希望各位继续关注我报。顺便恭喜各位终于
不用再在阅读本报时小心醋王了!谢谢各位的支持

…………………………………………………………………
我这回又是写的什么东西。。
咳,要是你们看了喜欢还有什么脑洞的话就说出来呗。。怎么沙雕的都行,我报脑洞濒临枯竭(其实就是懒)
之前一次排版有问题,重发了一遍。。所以我果然是个傻子

【GGAD】八卦家小报

这就是一个沙雕脑洞,对预言家日报的嫌弃而突然出现的一个傻不拉几但是甜滋滋的脑洞
是糖,人工糖精
我们建报的主张就是:既然官方报纸正经但不靠谱那我们就弄点靠谱但不正经的
依旧是瞎jb乱写的一天
还是短的不行

………………………………………………
八卦家小报
第1期

头条:大龄单身男子于A国地铁站怒抽他国学生的真相到底是?!
          具知,近日A国地铁站内发生了一起恶性斗殴事件,造成了欧美魔法界大范围的惊恐。官方声称此次事件由魔法动物造成,但进过我报前线记者不要命的深入采访与挖掘后,我报发现,这次事件绝没有那么简单。
          我报发现这次事件实际上是一次单方面殴打行为,欺凌者为一名大龄单身盖姓男子(后称为盖某渣)他是目前所知的最大的搞事组织的头头,以其著名的中二与公鸡头(bushi)著称;而被欺凌者是E国H校H院一位辍学生,他就是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斯卡曼德先生,他在寻找丢失的自家养殖的各类小动物时无意间撞破了盖某渣对其敬爱的老师邓教授的小♂心♂思后,就有了地铁站内男默女泪的这场单方面暴力殴打。索性如今盖某渣现今已落网,但我报对于盖某渣是否会越狱持肯定态度。
          我报有幸采访到了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斯卡曼德先生,在记者提及盖某渣时,这位乖巧懂事正直的动物饲养员先生流露出了深深的惊恐,但他表示他早就知道会有这场浩劫,在盖某渣一不小心嘴瓢说出了一句“为什么邓教授那么喜欢你”之后。等记者问到那场地铁站殴打时,斯卡曼德先生像是回忆起了什么不是太美好的记忆,连道“惹不起惹不起,告辞告辞”推辞离去。
          之后我报又采访到了一位不要命的圣徒先生,他对于自己所在的这个中二搞事组织持怀疑态度,严重怀疑该组织就是为了引起邓教授的注意并吸引教授出面。在采访的最后,这名先生希望通过本报向邓教授说一句话,这位先生说:“我在此真诚地希望邓教授务必降服这个醋缸子!”
         

         这就是本期八卦家小报的全部内容,感谢H校各大院区内的诸位与圣徒们的喜爱,在此温馨提醒各位:在阅读本报消遣时请保护好自身性命,老老实实做人,规规矩矩看报,小心醋王,生命宝贵。

……………………………………………………
今天份的沙雕已到账
要是有人喜欢的话,本报会有第二期的                   

【GGAD】厄里斯

一个半小时速打,瞎jb乱写,心情激动帕金森发作,如果有错字请原谅
是糖。。吧?本来是设想玻璃渣来着,今天被改成了糖。。所以不会太甜的。。(其实就是我不会码糖)
注意:糖里可能有点玻璃渣
还是短的
ooc是肯定的

…………………………………………

厄里斯魔镜

         任何人都能在厄里斯魔镜中看见自己,最真实的自己,我们所要的、所祈求的、所……渴望的。
         所以有些时候足够理智的人们不会喜欢这面魔镜,他们强迫自己远离那些不可触碰的幻梦,把那个夏天锁在心里。

         阿不思第一次看见这面镜子的时候,是在七年级的一次夜游中,安静的四楼空教室正中放着这面蒙尘的魔镜。镜子里看起来稍显年长的他正站在魔法部长的办公室里,而里头显露出来的一切信息都指向他是这间办公室的主人,而他身后他的一家人正冲他微笑,小安娜难掩雀跃地向他展示着一些魔咒。阿不思惊讶地向身后看去,却只看到空荡荡的教室,地面上浅浅的灰尘告诉他这里什么都没有。
         第二天,阿不思在禁书区的一本有关炼金术的古籍中找到了那面镜子——厄里斯魔镜,照出你内心的愿望。介绍很简单,作用看起来也没什么大的能耐。
         虚幻的梦罢了。阿不思这样想。
         

         毕业旅行在即,谁料家里突生变故,说匆忙赶回来的阿不思心里没有厌烦大概是假的,但这是他的家人不是吗,等失去了再去悔恨,无事于补。
          安娜不稳定的情况让阿不思十分头疼,但是盖勒特·格林德沃的出现让这个普通的山谷突然变得不同。骤然平和的阳光,安宁青翠的树荫,少年间的耳鬓厮磨,学术上的突破,理想的改变。在一次炼金术的研究中,阿不思不和时宜的想起了那面古朴的魔镜。哦这次镜子里肯定是我和盖勒特站在一起。阿不思走着神,差点导致这间屋子被炸成当年被阿不思踩扁的比比多味豆。
         我们当然会一直在一起。盖勒特总是这样说。

         阿不思总算知道了厄里斯魔镜的魔力所在,当他看见镜中山谷阳光明媚,盖勒特搭着他的肩膀,他的家人整整齐齐的站在他们的身后时。阿不思用布蒙上了那面吸引人的镜子。
         情况并没有好转,慢慢的镜子里只剩下了盖……格林德沃张扬的看着他。邓布利多再也没再来看过那面镜子。

          没人知道全欧洲都为之恐惧的黑魔王格林德沃居然会趁夜深偷偷翻进霍格沃茨,还像一个第一次偷偷翻墙逃课的麻瓜学生一样紧张。
          格林德沃站在空教室里,面无表情地抹了一把脸。太丢脸了,他愤愤地想。他打量了一下这间空教室,什么都没有,除了一个盖着布的看不出来是什么的东西。他为了保险是从四楼撬窗进来的,看来他运气还不错?格林德沃挑挑眉,小心地揭开了蒙在物体上的布。在布揭开的一瞬间他就知道有问题,他触发了一个魔咒,这个魔咒设置的方式意外的熟悉。还没来得及细想,他就看清了镜子里的景象,然后他就愣在了那里。镜中,阿不思正站在他身边,而他们身后是一行“For the great good”非常明显是阿不思的字迹。格林德沃快速回头,当然,什么都没有,除了地上略厚的灰尘。
          当空教室的门被推开的时候,门前门后的两人都呆住了,像被全身束缚咒定住,然后正正的戳在地上一样。然后格林德沃动了,他一把把教授扯进门,再一脚带上了门。
          “这是什么?”格林德沃惊疑地指着乖乖巧巧的厄里斯魔镜问邓布利多,
“为什么我能在里面看见你?”
“你能在里面看见我……?”
“嗯哼?”
“……厄里斯魔镜知道吗”
“那面能照出心中愿望的镜子?等等,你的意思是……”
……

欢迎收看本期八卦家小报
今天的头条是
黑魔王格林德沃决心洗白,日前已向尊敬的邓布利多教授求婚
欲了解详情,请关注本报后期报道

……………………………………
我这到底算糖还是刀???

我以天空作谎,大地为坟,海筑我碑文
任他人是非对错,批判在我身